菲律宾电力行业蕴藏巨大商机

近年来,菲律宾经济增长迅速。2013年,GDP增长率达7.2%,2014年达6.1%,仅次于中国,是亚洲发展最快的国家之一。但政治腐败、基础设施建设薄弱、对外资的过度限制以及就业不足等在较大程度上制约了菲律宾的经济增长。这其中,电力供应不足和价格过高也是重要的发展瓶颈之一。

  1987年以前,菲律宾国家电力公司(NPC)拥有并运营菲律宾的国有发电和输电资产,但其配电和供电系统一直独立于发电和输电系统,配电公司负责运营管理配电系统,供电公司负责电力的购销,均以私营为主。1987年电力行业开始改革,允许私营企业参与发电行业独立电力项目合同(“IPP”)。1992年成立了能源部(“DOE”),作为能源政策和项目执行的中央协调机构。1993年制定了菲律宾电力部门私有化和重组计划,目的是吸引私人投资。随着《电力产业改革法案》(“EPIRA”)的出台,菲律宾电力工业改革在2001年达到最高峰。EPIRA实施后,发电和输电分开。

  随着改革的深入推进,目前承担菲律宾发电任务的主要是私营企业。根据能源部统计(见表1),2013年,菲律宾装机容量为17325兆瓦,可靠容量为15371兆瓦,其中,NPC承担的仅为1356兆瓦和984兆瓦,仅占总量的8%和6%。NCP和IPP合营的为2885兆瓦和2501兆瓦,分别占比17%和16%。其余的为非NPC部门,承担的容量为13084兆瓦和11887兆瓦,占比高达76%和77%。


  电力私有化促进了电力供应水平的提高,但仍不能够解决供应能力不足和价格昂贵的根本问题。美国国际发展署(USAID)数据显示,菲律宾居民用电成本每千瓦时超过22美分,堪称东南亚电价最高的国家。并且,菲律宾是东南亚唯一不资助电力公司的国家,既不提供直接补贴也不设定燃料折扣。与此同时,菲律宾的电力供应并不稳定。多数设备建设于20世纪80、90年代,存在服役期长,设备老化的问题。作为第二大岛的棉兰老岛,一直遭受停、断电的困扰。东米萨米斯省首府卡加颜德奥罗市,一度被评为菲律宾最具发展潜力的城市。但该市一到晚上,连基本照明都难以保证。位于北部的巴拉望岛,虽为旅游胜地,但每天从早6点到下午2点固定时间断电,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旅游业的发展。菲律宾还是世界上自然灾害最频发的国家之一,每年无数台风过境,经常造成电力中断和设备损失。很多外国投资者表示,高成本、低稳定的电力供应状况,让本就吸引力不足的菲律宾更加没有魅力。很多华人华侨也表示,菲律宾在承接产业转移时,只能选择低电力耗能的产业类型,对高耗能但利润率高的产业只能望而却步。


  随着菲律宾经济的发展和人口的增长,对电力需求的不断提高是必然趋势。为满足不断提升的电力需求,扩改建和新建发电设施也是必要的步骤。近期,也有多家国内企业表示了来菲建设发电厂或提供改扩建方案及成套设备的意愿。在综合分析了维萨亚地区的电力发展情况的基础上,我们提出如下建议:

  一是充分考虑政治风险。菲律宾政治环境复杂。建设发电厂涉及土地、设备进出口、本地劳务、国际劳务派遣、税收、环保等诸多因素。且电厂是长线投资,一次性投入高,收回成本的期限较长。在中菲地缘政治持续不稳定的情况下,存在投资收益无法收回的风险。并且,菲律宾对中国的工作签证和工作准证发放把控十分严格,条件十分苛刻,这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中方技术和管理人员的派遣。今年初,菲律宾政府宣布,基于“国家安全的担忧”,中国技术人员将不会再直接参与菲律宾国内的电力输送工程,在菲的16名技术人员将在签证到期后全部返回中国。这一事件反映出菲政府在电力行业“去中国化”的态度,尤其是国有电网。因此,建议有来菲投资意向的中国企业,做好全面详尽的前期调研,尤其对菲法律法规和地方政治结构、人员等作出全面分析和评估。

  二是充分考虑菲律宾的基础设施和自然灾害情况。菲律宾基础设施建设薄弱,偏远地区存在大量未柏油化的土路;码头泊位有限,拥堵是常态;工程建设的材料和设备多需进口。这些都会增加投资开发成本。菲律宾还是个自然灾害多发的国家,仅台风每年就造成大量的经济损失。因此在选址时,要充分考虑上述因素,综合权衡利弊和成本,避免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三是可再生能源发电是未来发展方向。以维萨亚为例,在私营部门在建和待建的发电项目中,多数都为可再生能源项目。在2014年已经开工或投入运营的项目中,额定总容量为586兆瓦,其中,352兆瓦为煤电,其余234兆瓦皆为可再生能源发电,涉及地热、水电、太阳能、风电、和生物发电。其中,风能和太阳能为首次在维萨亚出现。尽管煤和柴油目前还承担主要的发电任务,但是可以预见,可再生能源的大量开发利用是未来的发展方向。拥有该类技术的中国企业可关注菲律宾的政策和项目动向,择机来菲投资。

消息来源: 商务部公共商务信息网